2019-03-11
两男一女在老郑大东门吃土豆粉,花了不到七十块钱,喝得晕乎滴!

我还是老一套,19块9的经典款,当然都是土豆粉套餐。

我说,中!可中了!那得看看你要请我吃点啥好吃的嘞?

她笑了说,咦!我们这一片儿,啥不多,就是卖吃的稠。

三个人花了不到七十块钱,吃的她和她男友都鬼得不行。

比仿说东门口的黎记烩面、李记瓦罐、牛魔丸、担担面。

走吧!今儿,大权哥我掚住你去找个更对你的味儿的食。

我听了,光笑,没吭声。她说,别笑啊,想吃啥我都请。

到末了,我就把她碗里的鸡翅,全都夹进我碗里头来了。

记得点餐时,我问她,要不要鸡翅?她说,从来就不吃。

前儿吃罢早清饭,我去大学路上的老郑大,找朋友闲喷。

尤其是她的那个小男朋友,一家什把汤汁都怼了个净光。

我说,我剋着正好。你咧的是茄汁,酸酸甜甜,垛美!

酒,是我掂的。你白笑。往后,这就是权哥待客的标配。

她要一个痴情麻辣香,她男朋友要了一个浓情蕃茄味儿。

于是,我们就来到了老郑大东门口斜对面的这家土豆粉。

对了。还有北门口您们老家永城的水煎包子、豆粥、啥汤。

待到晌午头,她非得要留权哥我搁这地附,吃完饭再走。

卤面筋、涮牛肚、关东鱼丸、鹌鹑蛋和绿茶,都是送的。

难怪出了门,他光搂住我的脖子说,权哥,味有点酸了。

我说,刚才的这几家,确实很有名。不过,我早都吃腻。